阿毛博客 · Mao's Blog

办公室的花花草草

Posted in 琐碎私生活 by 毛雷 on July 8, 2010

我在乡野田间长大,小时候放马、放牛、下地干农活,夏天去河里游泳,偶尔能撞见水蛇,晚上睡瓜地总能看到一些有趣的动物;家里一直养着奶牛、鸡、狗、猪……还有鸽子、兔子、猫,屋檐下是燕子、麻雀等等,自然在我眼中是再也自然不过的事情。长大后,来到城市,看到大家都养条狗,抱在怀里,嘴里喊着“儿子”、“闺女”,总有些不以为然,想着至于嘛,跨物种还能有这么深的依恋。家里有头大奶牛,四蹄着地立在那里也比我高,是我最好的伙伴,陪伴我十年,一直到我来内地读大学,但是离开就离开了,也并没有离开伙伴生离死别的感觉。

城市里人们在寻找自然,通过动物和植物来改善居住环境,办公室里也有一些花花草草,早晨来时,我通常都会打点一番,换换水,剪剪枝,渐渐的,这些曾经很是寻常的无事,让我感受到一种久违的平和。

一种类似火龙果的植物?

百合

茶树

榆树

榆树是我很喜欢的一个树种,当然不是盆景这种小玩意。家乡大道两旁原本种满了榆树,枝枝蔓蔓几欲蔽日,每个春末夏初,我都会很早地起床,爬到榆树上去背书;念着铅字,听着鸟鸣,搂一把榆钱放在嘴里,有时候背着背着就躺在树杈上睡着了,直到父亲喊我回去吃早饭。后来,在我读大学时,一场轰轰烈烈的现代化运动开始了,政府把这些榆树全部砍掉,铺上了清一色的水泥路,等我再回家乡,已经找不到曾经熟悉的绿色。

小鱼

办公室正当中有个大鱼缸,里面有几条鱼。本来我对它们没啥感情,后来我开始学着喂它们,给它们换水,没事的时候,我就蹲在那里,把下巴放在缸沿上,看着它们游来游去,然后我把手放在水面上,它们就会上来把嘴伸出水面,啄的我手。这个时候,我完全把烦恼抛在一边,物我两忘。

都说鱼的记忆只有7秒,它们怎么会记得我每天把手放在那里就是要喂它们食物?这些图片都是我用手机拍摄的,我没有相机,在很多方面我都开始与外面的世界产生距离。近来心态很平和,少了大部分激情,像我这般岁数仍一无所有的人,如果失去激情是比较可怕的,因为理想是活着唯一的动力,缺少为理想拼搏的激情,生命比死亡更加缺少意义。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w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