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毛博客 · Mao's Blog

政治正确漫谈

Posted in 杂物不分拣 by 毛雷 on October 19, 2010

强龙VS地头蛇

政治正确(politically correct,PC)是一种来自西方的潜规则,用以约束言论。这里的“政治”(politics)泛指一切人与人之间的活动、关系和策略,比如大家常说的办公室政治、加拿大以前的同志杂志《身体政治》(Body Politic,尺度蛮大);而中国人的“政治”更多是指共产党和政府的组织与运作,当然这也是“politics”的一部分。我们存在另一种政治正确(governmentally correct,GC。注:这个词组是笔者瞎编的,只为区分。除非特别注明,下文默认“政治正确”为PC),基本上从小到大的政治课都是学GC的,不过我却学成了政治白痴。

政治正确(PC)是教人说话的,要求使用中立的措辞来替换在种族性别等领域的歧视性话语,比如“非洲裔美国人”替换“黑人”、“智力受挑战者”替换“弱智”、“原住民”替换“土著”、“流动人口”替换“农民工”……而本土的政治正确(GC),按照维基的说法,就是“做任何事(包括政治层面和非政治层面),都要保证意识形态本质符合执政党与政府的规定(所谓的‘路线、方针、政策’)。”混乱的翻译现状和粗心大意的移植专家,总是让我这种土鳖一头雾水。

虽说外来的和尚好念经,有时也未必。缺乏开明的多元文化和深入的民主介入,政治正确进入中国,不可避免与本土政治正确展开一场PK大战。同志平权人士拿着PC当大杀器,而有关方面(新闻出版署、广电总局等)则咬定GC,双方交涉了半天,尴尬地发现驴唇不对马嘴;如果试图妥协,却又往往需要与自己政治立场不符的破例行为,为目标“正义”不择手段。

说话注意点

政治正确主要基于道德约束,它并不涉及法律上的合法或非法,不具备法律强制性——尽管它可以通过群体自发的道德惩戒和经济威胁达到其现实目的。2005年哈佛大学原校长萨默斯因认为“男性在工程和科学领域更有优势”而下台,换来哈佛历史的第一位女校长;其实按照这个标准,中国很多大学的招生工作都存在性别歧视。还有些不一样的情况,比如“嫖宿”这种新词肯定不会政治正确(恰当一点的说法是“不含营业税购买性产品和住宿服务”?),但在另一个政治正确(GC)范畴,它既可以正确也可以错误。

相信我,我不会在这里说GC有多错误,但我也不想说PC有多正确。如果有人在跟你玩政治正确游戏时,突然冒出来一句“你这是政治错误”,抱歉,他在逗你玩呢,“政治错误”这个玩意只是中国本土GC的反面,PC没这样的说法。政治正确的对立面是“政治的不正确”(politically incorrect),它只是一种不符合主流政治正确的少数态度,但并不一定需要接受强制力的“纠正”,就好像男同志喜欢互称“姐妹”、“娘们”,这是性别/性取向认同政治的不正确,但你要接受在中国“政治的不正确”才是多数态度。

抱歉,行文晦涩,我已有些搞不清楚自己在说什么。通俗地讲,政治正确就是在性别、种族、文化、宗教、民族、年龄、容貌、体格、性倾向、意识形态、拜物……等等所有方面都使用不带偏见、中立的言语和态度。这也就意味着,公共场合请不要使用“胖子”、“丑陋”、“侏儒”、“巨人”、“太小”、“太短”、“太老”、“CC”、“变态”、“男妓”、“老婆”、“弱智”……,可以考虑替换为“体重受挑战者”、“垂直方向障碍”、“直径与均值有距离”、“配偶”等相应中立词语(限于篇幅,我就不一一对应)。各位同志朋友们,你们觉得这容易吗?(对不起,只针对男同性恋提这个问题也是一种政治的不正确)

歇斯底里的文字游戏

女权主义向来看重政治正确原则,个别性平等主义者甚至将“政治正确”扩张到令人崩溃的边缘,比如“mankind”(人类)、“chairman”(主席)、“history”(历史)这些英文词汇全都涉嫌歧视女性,应该改成“genkind”、“chairperson”、“hertory”。这是一场略带歇斯底里的文字游戏。西文的构词改起来不算太难;“mankind”不让用,我就“human being”;“chairman”不好,“president”总可以吧。但是,汉字如果要维护这种“政治正确”恐怕就没这么容易。

著名的《咬文嚼字》杂志曾撰文,“姦”(“奸”的异体字)的本义是“女人成堆就没有什么好事”,随后有人撰文表达异议。汉字考古存在争议很正常,但却由此牵出一系列问题:妄、妓、妖、妨、妒、姘、婊、婪、娼、嫉、嫌、嫖、奸、妥、奸、耍、委、奴……,这些汉字都涉嫌歧视和污名化女性,凭什么“贪婪、嫉妒、淫乱、放荡、邪恶、道德败坏”都跟女性有关;另外,男人就是下地干活、女人就该呆在家中(安),这种性别刻板角色是完全政治不正确的。是不是该要求国家语言与文字委员会重新修订汉字?如果文字修订完了,那咱再动动文化的脉络,从诗三百四大名著到潘金莲韦小宝陈蝶衣,统统修订一遍,凡是不符合性平等政治正确原则的文本都禁止公开展示或者删除,免得“毒害”后人。

即使我们把“同性恋”叫“同性爱”、把“农民工”叫“流动人口”、把“妓女”叫“性工作者”、把“洗碗工”叫“器皿消毒者”、把“圣诞节”叫“耶诞节”……这些看似政治正确的行为仍然不会让歧视和污名化的问题得到解决。还有个问题叫“尼姑念得,和尚就念不得?”。现阶段,我并不反对国内媒体报道同性恋杀人、性派对发现HIV感染者、MB敲诈嫖客、二人转忽悠残疾人、小品角色满口河南话……。体制出了问题,你跟体制干去;不要因为体制不让和尚念经,和尚就与体制媾和、让能念经的尼姑也闭嘴。当所有人都闭嘴,四周一片寂静,你却发现本该反抗的那个幽灵反而更强大了;通过政治不正确的方式达到看似政治正确的结果并非一种明智的方式。

利益驱动的崇高

北京同志文化活动中心的英文名称取LGBT(女同性恋,男同性恋、双性恋和跨性别),没有酷儿(Q),当然更不可能有同志友好的那部分直人(H),至于“Comrade”、“Tongzhi”这些简洁、个性但需要一定文化自信心的名词也不会使用。照搬西方的规矩总不会错,但是LGBT这个政治正确的外来语在这里还是略显政治不正确。

我的观点还很初级:现阶段“政治正确”首先应该是一种自我约束的原则,而不应强加于他人。所有政治活动的基础都是人与人之间的利益联系,政治正确原则也从不是虚无飘渺的道义崇高。当下从各自利益出发,大家有选择性地使用政治正确原则,这种实用主义观念存在一定合理性。出于政治正确,我无法反对政治正确。但如果缺乏基本的(言论自由)制度保障和开明的多元文化,“政治正确”最终会沦为歇斯底里的文字游戏和胡搅蛮缠的泼妇骂街。所以,如果有人想做媒体“英雄”,他的视野就应该放得更开阔,应该重建的不是“修辞学”而是“政治体制”。

在法国英国的媒体,支持中国某省流亡政府的宗教领袖绝对是一种政治正确的行为,这意味着你选择“民主、人权和自由”这边。该领袖也成功进入政治正确范畴,他便在西方媒体不容置疑,任何对其过往或当下政治举措的质疑都有违“政治正确”原则。一个中国人当然也可以奉行这种政治正确,但如果你只是为了激情和理想,而看不到“政治正确”游戏背后的利益驱动,那就是很傻很天真。政治正确只是一种策略运作,人与人的联系本质是基于利益的妥协,这个问题解决了,其他问题迎刃而解。

我是怎么成为同性恋的?

这个问题很常见,但也是政治的不正确,按照政治正确的说法,性取向这玩意是与生俱来的,不可能“成为”。鉴于情感活动的难界定性,在一个性别可以迁徙流动的年代,又有什么理由禁止对方诚实表达自己的体验?抱歉,我16岁时只喜欢女人;26岁时只喜欢男人;36岁时只喜欢跨性别……谁又能保证我46岁时不会再次只喜欢女人或者同时喜欢男女。某个时期只钟情一种性别,这可能是反科学的调调;诸位专家可以说我撒谎、说这不可能、说有违科学常识、说我肯定是(同性/异性)性取向认同有问题;但是,人生真的没有意外吗?

美国作家加纳(James Finn Garner)曾调侃,所有的童话都是政治不正确的,白人公主、七个矮人、三只小猪、魔法师、小红帽、易装的狼外婆……都存在“政治的不正确”因素。在他改写的政治正确版《皇帝的新装》里,裁缝说“我做的衣服只有政治正确、无性别歧视、有智慧的人才能看见”,后来皇帝裸体巡街,全体国民都在夸赞,这衣服真TMD漂亮。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