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毛博客 · Mao's Blog

元旦快乐!Happy new year!

Posted in 琐碎私生活 by 毛雷 on January 1, 2011

今天是2011年的第一天,赶在这天过去之前,给自己道一声祝福。

本来是要去朋友家蹭饭,地铁经过国家图书馆,我就突然想去坐坐了,我就是这样一个即兴有些不靠谱的人。我跑到四楼期刊室,拿了很多杂志,最新的《三联生活周刊》《电影世界》《环球银幕》《咬文嚼字》《GQ智族》《Esquire时尚君子》《新周刊》《mangazine名牌》《万象》《Newton科学世界》《科学通报?辑》《网球》《ELLE世界时装之苑》《CGW数码设计》……大概抱了近二十种,找了一张西边靠着落地窗的桌子,把杂志一扔,就开始一本本地翻了,阳光照着很舒服。按道理一次拿这么多有点不合规矩,不过今天人少,管理员也没提醒我,我就往那一坐,除了中间去了趟卫生间,从中午到下午,基本把这些杂志翻了一遍。

下午四点多,我的手机突然响起来(该死,忘记调震动),手机铃声是Charlene的《I’ve Never Been To Me》,可以想像安静空旷的图书馆内突然响起这首歌的感觉。我赶紧按掉拔腿往外跑,结果又响,我又按掉,又响……大概是第三次,我终于跑出阅览室,找个没人的地方接了电话。

电话是老大从深圳办公室打来,他是人民公安,节假日要加班。老大是多年好友,我们平时极少联系,他今天的电话让我十分意外,他说祝我节日快乐,新的一年有新的开始。“我在北京有很多朋友,但是你是唯一让我放不下心的。”老大在电话里说“我很担心你,希望你能生活的快乐”。我当时眼泪就要出来了,但还是故作世故地讲,“老大,咱俩都三十老几了,用不着这么感性吧。其实,我们现在并不了解彼此的生活啊”,我很乌鸦,总是在不合适的时候讲不合适的话,老大说“所以我才担心你啊”,我调侃“担心没用啊。你既不能给我金钱也不能给我肉体”~~~我的八婆一贯让人难以忍受,老大只能在电话那头嘿嘿傻笑。电话聊了四十分钟,直到图书馆闭馆,存包处要关门,我挂掉电话去拿包。

那是一二十年前冬天很冷的夜晚,我跟老大闲逛在伊宁市空旷的街道,大概有零下三十度吧。我俩看到一个光头流浪汉在街上流浪,十五六岁左右,光着脚踩在冰雪路面上,老大跟我走过去看,那个流浪汉让老大帮TA系一下裤带(打成死结了,她弄不开),接着我俩闻到一股浓烈的酸臭味,TA淡淡地说“来月经了,剃光头是不希望别人看出来自己是女孩,免得被性侵犯”,我跟老大才注意到那是个女孩。老大身材魁梧心地善良——尽管平时言语很低俗,他不但弯腰帮那个女孩系好裤带,还帮她整了整衣物。我们随便跟那蓬头垢面的流浪女孩聊天,了解她是怎么在新疆那种寒冷的冬天活下来的,然后我跟老大一起凑钱,把那她带到一家牛肉面馆,在老板服务员顾客等诧异的眼神中,她吃了大概三碗牛肉面,我跟老大就在那里陪着她,让她别急慢慢吃。

那个女孩后来怎么样了,我们并不知道,那只是我跟老大经历的一个插曲。很多年过去了,我面对流浪汉再也没有当初的那种情绪化,老大也早有了自己的家庭和幸福的人生,我还一样按照自己的方式漫无目的地飘着。我跟老大的岁数相比当时,也都翻了一番,我们的人生曲线也再没有交点,或许都将变得彼此在街上邂逅也难以辨认。但是,我会永远记得,那样一个冬天的晚上,年少的我们对这个世界留下的一丝美好。都过去了……

因为一个电话,我感到今天异常温暖和幸福。谢谢你,老大,虽然我极少联系你,但我真的经常想起你。  (完)

Tagged with: ,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