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毛博客 · Mao's Blog

大寒

Posted in 琐碎私生活 by 毛雷 on January 20, 2011

今天是二十四节气的最后一个——大寒,一年中最冷的一段时间就要过去。春夏秋冬,冬去春来,转眼又是一年。春节就这样再次走来,中国人的新年。

春节是国人最重要的节日,许多在这个喧嚣城市拼杀的人已经陆陆续续踏上返家的路程,公交车上、车站里……不时遇见提着行李的人们,匆忙地奔走。记得有一年大年三十,我跟一位好友在王府井逛街,早早的所有的店铺就打烊了,街上冷冷清清只有三三两两的人,诺大的街区一下成了空城。

过了春节,新的一年才算正式开始,从元旦到春节这一个月,大家基本上都在忙忙碌碌,有人在开年终会,有人在做工作总结,有人在做新年计划……我呢?

首先,把我买的那些书都认认真真读一遍,有的已经都看过了,现在拿出来温习一下。那些书堆在墙角,已有些时日,粗略一算,我应该有大半年甚至两年没有碰过它们了,每次看到那些熟悉的书脊,都是很兴奋,很有激情,非常想捡起来认真读读,但这个时候往往又都是半夜三四点,还要赶紧睡四个小时,早起上班,所以每次都恋恋不舍地跟它们道别,却总是来不及看一眼。2011年,我要按时作息,不熬夜,尽量抽空多看书。

其次,联络老朋友,把欠李兄的信写出来(垃圾垃圾,拖拖拖,已经拖延三四个月都没写了);定期跟阿贵联络;还有老大、小张、大杨、李歪歪……尽管我极少主动联系他们,或许该做点变化;人家都有家室,我以前总认为不方便打扰,现在想想,他们不会介意的,因为是我。

再者,把那份同志杂志《点》撑下去,寻求新的变化和机会,让它看起来更像一本新话语时代的媒体,然后找个合适的朋友交接一下。我对《点》的感情跟整个团队格格不入,他们总是热血沸腾充满激情,希望能为同志社区做点什么;而我从一开始策划构思《点》杂志起,就一直对内容保持着很理性的距离。我一直把《点》看作一份工作一个媒体一个印刷品,和我做的其他文字工作没太大区别;我也尽量按照一个杂志的样子去做它,从选题策划到执行,并不会刻意关注它的同志色彩,或者说,我在努力做一本杂志,跟其他新闻类、生活类、电脑类、时尚类、影视类等各类杂志没有不同,只是它的内容恰好是同志,但我不会因为是否同志类给予特别的情感关注。所以,当大家拿着新出来的欢呼雀跃时,我只是觉得累,然后想着下期搞什么——过去的那期,已经彻底忘记,跟我再无瓜葛。

还有,思考自己的下一步计划。现在应该有钱停两三个月,做点真正喜欢的事情了;但是这个岁数要再找新工作,恐怕会很难。改变以前那种走走停停的老路子,寻找新是生存方针。

要不要在新的一年学西班牙语,或者考一下GRE吧,混个文凭干学术去?不管是什么,最重要的,一定要改变无节制的熬夜,选择规律有序的生活;可以忙碌充实,但绝不再无节制!

……

嗯,新年计划暂时就这样吧。2010年12月和2011年1月我过得异常繁忙,熬了许多夜,破了许多财,既跟朋友辛苦到大半夜,也为公司撑了很多天。亲爱的老板,我现在就等着你把我为公司垫付的钱和薪水早点发给我,让我能踏踏实实过个年,迎接2011年的春天。

来吧,我的2011!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