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毛博客 · Mao's Blog

学习于我

Posted in 琐碎私生活 by 毛雷 on November 10, 2015
Mao Lei in School

我的校园生活

我在博客消失了两三年,跑到国外读了一个电影学的文凭,研究男同性恋色情电影。学这个就别指望找什么“好”工作了,毕业后目前比较闲,随便写点什么,算是这两三年学习的一点体会。(这两年没用汉语写过长文,思维和表达之间或略有不协调,逐渐适应吧)

我大学念的是工科,毕业后稀里糊涂地接着读研究生,后来由于不适应每天研究算法写代码的日子,最终退学。学了六七年工科,每天跟各种数学方程式和数值运算打交道,离开校园后却再也没有从事与之相关的工作,学习于我只是一种经历。生活不完全要从实用主义出发,体验不同感受各异。我只是努力地活着,打工挣钱还债约炮,剩下的事情尽量留给自己一点自由度。

离开校园后,我曾在北京混了十多年,林林总总从事过各种职业,却一直是一贫如洗的月光族。随着北京的房价火箭式冲上云霄,我每个月的那点工资已经承担不起房租,只好换个地方出去看看。作为一个无钱无背景的新疆人,想出去首先就要倒在护照的门槛上(注:新疆的护照签发不是按需申领,流程复杂)。出国留学的录取信是我申领护照的最现实理由,就这样我申请学校稀里糊涂的跑到国外开始了一段学习和冒险。

学习于我,不是为了一纸文凭,也不是为了找份“好工作”。对我而言学习跟文凭关联不大,没有兴趣读下去就可以走了——无论以前放弃硕士文凭和还是现在重新念学位,我都是这个态度。离开校园一二十年,如今已是人过中年,一纸文凭也就更没有那么重要。从工科背景到艺术学院,当然也不是为了择业需要。国外学艺术学费翻番前途暗淡,艺术生毕业基本就等于失业;而我学习了两年的男同性恋色情电影,更算不得什么履历上的亮点。此外,我在法语地区学习,所在地是失业率最高的城市之一,街上有一半成年人都没有全职工作,全靠福利支票生存。读了两年英语课程,我根本没有投入时间学习法语;个人兴趣还是职业技能,有限精力让我只好选择前者。

学习于我,只是满足对未知世界的好奇。离开校园后,有许多年我基本上每天都要看色情电影(坊间戏称为“钙片”或“G片”),G片一度是我最好的朋友。自然而然,我就特别想知道谁在拍摄这些电影,他们怎么拍的,又是怎么拿来赚钱的,还有谁跟我一样在看这些色情电影……这些朴素的问题构成了我的留学动力,就去学钙片吧(其实我也找不到其他的专业可以申请)。后来的学习经历也验证了这种好奇心带来的快乐,我沉溺于陌生城市的大街小巷,跟形形色色的人们勾搭交往,整个学习的过程就是一个自我欲望与陌生文化的沟通碰撞和苟合,很好玩。

学习于我,也只是另一种简单的工作经历。中国人喜欢把学习叫“读书”,读书是学习的一种手段,但不是学习的全部。就好比务农要去插秧,但插秧不是务农的全部。我在农场长大,务农和学习是我再熟悉不过的事情。就像务农生产大米,学习生产知识,这两种社会活动并无太大区别。你的作业论文课堂讨论会议发言等等都是生产知识的过程,学习本身于我也是一种报酬极低却收获蛮大的简单工作。学习的过程中,与书本上课堂里生活中各种人物的沟通交流碰撞构成这个生产活动中最大的乐趣,考试分数教师评价等副产品只是身外之物。

当然,学习于不同的人,有着完全不同的意义,这只是看待一个事物的不同角度,谈不上对错优劣。每一个生命,每一种选择,存在于这个世界都有他的理由。尊重不同的人生,与各种面孔平和相处,这是我在过去两年里学习到的简单道理。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