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毛博客 · Mao's Blog

北京警方大动作突查同性恋者逗留聚集地海淀牡丹园

Posted in 彩虹飘啊飘 by 毛雷 on September 28, 2010

9月26日晚,北京警方采取大规模行动突查了位于海淀区的同性恋者逗留聚集地牡丹园。据中国国内发行的印刷版官方英文《环球时报》9月28日报道,在突查行动中,逗留在牡丹园的上百名男同性恋者被警察带走讯问。

报道说,警察和特警队员在星期天晚间乘坐约20辆警车来到牡丹园,每辆警车上有四名警察。警方还在9月27日夜间再次对牡丹园采取了突查行动。 (more…)

加利·格兰特和兰道夫·斯科特:无需解释太多

Posted in 阿毛看电影 by 毛雷 on September 27, 2010

“No, you can’t have him! He’s ours!”,这是专栏作家Michael Musto在其博客中刊登一封读者来信时引用的话,这个最让异性恋女人担心被同性恋社区夺走的男人,便是 (more…)

一些北京早期渔场的关键词

Posted in 彩虹飘啊飘 by 毛雷 on August 30, 2010

【渔场】—— ①集中捕鱼的水域,一般为鱼群密集的地方。②(男)同性恋者聚集、结识和活动的地点,通常为浴室、酒吧、公园、公厕和健身房等公共场所,口语亦称为“点”。也有人将(同志)网络虚拟社区归类为渔场的一种。

【东宫西宫】——上世纪80年代初期,故宫两侧的两个公共厕所,劳动人民文化宫内的称为“东宫”,中山公园内的为“西宫”,两地是当时同志朋友聚集的地方,因电影《东宫西宫》而闻名。后来的西宫已经拆除, (more…)

《70年代的同志性爱》(Gay Sex in the 70s):那一段被遗忘的时光

Posted in 阿毛看电影, 彩虹飘啊飘 by 毛雷 on August 27, 2010

如果扳着指头数数,我也看了有六七百部LGBTIQ议题的电影,体味了那么多或狂喜或悲戚或激动或平淡的故事,我已经不太容易被那些让人死去活来的爱情所感动。或许纪录片是一个例外,非剧情、非煽情、非爱情,纪录片只是用资料记录和讲述某个话题,有些在看的时候甚至有些乏味,但当影片结束字幕升起时,泪水还是悄然落下。《70年代的同志性爱》就是这样一部纪录电影, (more…)

赫布·里茨(Herb Ritts):用光影雕刻人体

Posted in 酷儿写真眼 by 毛雷 on June 18, 2010

赫布·里茨(Herb Ritts)

1952年,赫布·里茨(Herb Ritts)出生在美国加州洛杉矶的一个小康之家,父亲是商人,母亲是室内设计师;18岁,赫布·里茨到纽约的巴尔德学院(Bard College)主修经济学。大学毕业后,赫布·里茨回到洛杉矶西好莱坞,从事家族生意,做销售代理;这个时候,赫布·里茨开始对摄影产生兴趣,他的图片也零零星星出现在《新闻周刊》(Newsweek)这样的杂志上。

赫布·里茨的摄影技术完全靠自学。1978年,赫布·里茨给朋友理查·吉尔(Richard Gere)拍摄了一幅全身肖像,理查·吉尔身上的年轻、纯真、脆弱而感性的男性气质,迅速随相片和各时尚杂志传遍美国的大街小巷。当时理查·吉尔还没拍过什么像样的电影,却凭借这张相片一炮走红,而赫布·里茨也由此走上自己的摄影之路。
(more…)

G片演员与社区榜样

Posted in 肉体大巴扎 by 毛雷 on June 11, 2010

今年2月在挪威奥斯陆举办的世界同性恋先生(Mr. Gay World)评选,中国选手表现不错,来自香港的选手Rick Dean Twombley和内地的选手小呆分别获得第三、四名,Mr. Gay World最终被来自南非的咖啡店经理Charl Van Der Berg获得(如下图)。

Charl Van Der Berg

(more…)

《安妮·莱博维茨的浮华世界》(Annie Leibovitz: Life Through a Lens)

Posted in 酷儿写真眼, 阿毛看电影 by 毛雷 on June 10, 2010
“她是我们国家的时代记录者,记录我们所思所想。她捕捉到了那些名人们的态度、性格和不安全感,同时将他们人性化。”  ——希拉里·克林顿

安妮·莱博维茨肖像

选择从《安妮·莱博维茨的浮华世界》(Annie Leibovitz: Life Through a Lens,2006)开始这段旅程。这样一部风格朴实内容华丽的纪录片和摄影师本人让我联想起太多关键词,人物摄影、《滚石》(Rolling Stone)、名利场(Vanity Fair)、裸体、好莱坞、苏珊·桑塔格(Susan Sontag)、阿诺·施瓦辛格(Arnold Schwarzenegger)……但唯独没有同性恋的桥段。

(more…)

G片是我最好的朋友

Posted in 肉体大巴扎 by 毛雷 on June 5, 2010

前些日子中国流行扫黄,公安部、广电总局等国家九部委联合整治互联网色情内容;一场网络视听资源“国进民退”的浪潮,就这样波及到我的多年好友——G片。其实这事不能说太细,反正每天就在CCAV上看着,绝望的母亲声嘶力竭地哭诉儿子上黄网;还有某大学生揭发色情网站和手淫的危害。那些数以亿计和我一样,过去看过、或现在正在看、可能将来打算看毛片和黄图的人,沉默着被代表。

(more…)